【台北共同空間巡遊】卡市達加油站:將鑒於歐洲經驗,啟動共同空間轉型!

//【台北共同空間巡遊】卡市達加油站:將鑒於歐洲經驗,啟動共同空間轉型!

【台北共同空間巡遊】卡市達加油站:將鑒於歐洲經驗,啟動共同空間轉型!

Picture

 

歡迎來到 INSIDE 共同工作空間系列報導,這次我們要介紹的是創辦將近四年,國內共同工作空間先驅之一的卡市達創業加油站。相信有些讀者聽到「卡市達」三個字,就想到曾任文化部次長的創辦人邱于芸吧!這裡的確是她在英國生活二十幾年後,憑藉在異國所見所聞再帶回台灣創業圈的心血結晶。不過這次 INSIDE 訪問到的是新上任半年,身兼創業者的營運長詹宇帆,不只為大家介紹卡市達過往的努力與理念,也談談他們在觀察創業大環境變動後即將進行的一連串轉型計畫。

鐵血十八星旗所具的革命精神走到位於西門町電影街的卡市達武昌店外,即可看見那兩面鮮紅,與地名相呼應代表武昌起義的「鐵血十八星旗」。從這就可一窺比起許多共同空間或加速器,卡市達與它的創辦人邱于芸顯然具有更強烈的浪漫性格。會把這裡稱為「武昌起義」就是因邱于芸認為創業這檔事本身就是一次革命行為,在她眼中創業者就是要夠有創意,夠有意志顛覆市場。

但曾任職過奧美與痞客邦,有深厚行銷經歷的詹宇帆則扮演了適度踩煞車的角色。談起會擔任卡市達營運長一職,詹宇帆說明他在奧美一次提案上認識邱于芸,當時就認為她對很多事物都有特別的見解,至今已經是多年的好朋友,深知她本質上是一個充滿創意與熱情的人;而後決定自行創立新創公司 ADOOR 時,邱于芸立即邀請他「何不以創業者的角色,同時在這裡給予其他創業者協助?」

Picture

原本卡市達就是立意成為創業者的「加油站」,是幫創業者加油打氣,甚至可以稍做休息的地方。「創業對人生來說,並不是必須捨棄生活,借了錢拼了老命甚至拋家棄子的二分法。」詹宇帆說明卡市達並沒有加速器或孵化器的成分,而是比較偏向在創業者在創業前期還有工作時,提供另一個空間讓這些人上完班以後可以在這裡「尋找自己方向」的位置。

加油站就是幫創業者加油打氣

也因此卡市達與進駐團隊的關係是較為柔軟,有彈性的。詹宇帆表示卡市達在挑選進駐團隊時,會注重整個空間的「多元性」,目前的十幾組團隊中有網路團隊(ADOOR,台灣維基協會)、垂直性媒體(哲學新媒體),還有三四組長駐的外國工作者,甚至有位從事互動設計的外國創業者,他一天的工作就是一邊畫畫,一邊寫 code。卡市達的宗旨之一就是塑造充滿創意氛圍的空間,多元性夠才能讓團隊之間的創意互相碰撞擦出火花;也因此他們常常舉辦像「每月家庭聚會」一人出一道菜之類的交誼活動,讓團隊在忙碌工作之餘,能藉由各種生活接觸,進一步啟動新靈感並落實在創業工作上。

「因為卡市達著重多元性,所以一直把西門町當作基地。」說到卡市達武昌的故事時,詹宇帆說明北部長大的孩子都對西門町這裡有記憶,有著電影院、補習班、MTV,以及各式各樣的潮流店舖;但旁邊就是台北老五金街的集散地,這裡也曾是以前台灣最繁華的行政區,可說是台北城市新舊生命力交織最為多元的地方。卡市達武昌設在這裡,其實就有想要把老城市注入新生命,並讓創業家在此創造自己故事的意味;另一方面也是看中西門町的交通便利性。

詹宇帆也藉此談論他對創業空間的一些觀察。「交通便利是創業空間的基本條件之一,很多政府特別扶植的場所,基本上完全起不來就是因為交通不便。你可以發現國外好的創業空間,絕大多都是在交通最方便的地方;不過學校官方場所中,相對合適設立創業空間的地方。一方面不少學校交通方便,同時也有足夠的固定設備。在少子化越趨嚴重,學生越來越少的狀況下,該是把資源釋出,活化社區的時候了。」

卡市達另一個空間則是位於圓山的台開承德大樓。相對於普通透天厝建築,較為狹小的武昌,圓山這裡則有近千坪的單一樓層空間,但平常進駐的團隊卻只有四組。詹宇帆說明圓山這裡是卡市達舉辦活動、集會的主空間,除團隊進駐,也將以提供活動場租的方式以維持這裡的營運。但像是二十人規模會議、簡易攝影棚等這裡都一應俱全,若要容納數百人規模的大型網路聚會活動,這裡是措措有餘。此外,這裡也跟將被設為台北市創新創業基地的花博頗為接近,估計將發揮創業活動的聚落效應。

Picture

創業者/管理人雙重身份的經驗談其實不少共同空間的經營者都有創業經驗(像 上一篇 CIT 的游適任 就做過廣告,開過設計公司,經營共同空間也是一種創業),但像詹宇帆這樣同時是空間管理人,跟進駐團隊雙重身分的經驗恐怕不多見:「有時自己會在這雙重身分上有些迷失,有點無間道的感覺(笑);一方面很了解創業團隊的辛苦之處,但我們並不是加速器,所以有時候依據過往行銷經驗,看到團隊方向走錯時,除了給予建議以外並不能直接出手幫他們,之後做錯會真的覺得蠻可惜的。」

轉型之路:共組「大型工作團隊」不過在設立接近四年的現在,詹宇帆與邱于芸對卡市達有了新的規劃:他們即將扮演更積極的角色,號招卡市達內部的多元成員,對外組成單一的「大型工作團隊」,去向外部的大公司、公部門聯合提起大型的執行案,讓卡市達團隊各自負責專長的部分,可以共同接觸外面市場,進而讓創業團隊自身更加成熟。「這就是創辦人很酷的地方之一。邱于芸時常跑到歐洲去,去觀察或研究一些歐洲共同空間的案例,像這種『共同作業』的方式在歐洲變成一種相當流行的方式;這會讓共同工作空間更具戰鬥力,更積極,也會有更大發揮與成長的空間。」詹宇帆說明他們預計在今年底與明年初將啟動的轉型專案計畫。

「團隊們可能會不習慣一陣子,畢竟若執行這樣的計畫,原本卡市達像家庭一樣的感覺會減少吧;但實作會是帶動團隊成長最好的方式,很多時候也比單打獨鬥更有助於擴展商務與人脈關係。這也是我們因應創業環境、資金萎縮的方法之一。」也因此卡市達目前也很希望基本的行銷公關團隊、數據團隊、網頁設計以及工程師能夠進駐,就像一般的網路公司一樣。不過詹宇帆也表示,這項「共作」計畫雖然會在內部大力推展,但也不會強迫進駐團隊一定要參加。

他們眼中的台灣創業環境談起台灣的創新創業環境時,詹宇帆說到他的視角也受到邱于芸英國背景很大的影響。「台灣是個小島國,美國或中國雖然是世界屬一屬二的市場,但很多狀況正因為太大了,很多創業、行銷的案例反而不適合台灣。」像他自己以前在奧美執行行銷案時,往往採用美國成功的方法與工具,但在台灣都動不起來,主要原因就是人口差距太大;反而歐洲特別是中小型國家的經典案例,會比較貼近台灣的狀況。

「另一個老問題相信你也知道,那就是台灣創業家最難過的不是沒資源,而是沒有正常待遇。在台灣很多創投或大眾都說這個主意沒市場,但可能只過半年,新加坡或馬來西亞就有一樣的案子,出來募到十億了。」從自身創業家的角度來看,詹宇帆也認為台灣創業環境,尤其在資金面上確實過於保守;加上創業環境正逐漸緊縮,也成了卡市達勇於提出共作計畫的另一項主因。那麼這項在台灣還算少見的共作模式會在國內成功,甚至變成業內一股值得學習的風氣嗎?相信是台灣創業圈接下來值得觀察的重點之一。

By | 2018-10-16T11:01:32+00:00 九月 23rd, 2016|Media Exposure|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Comment